Profile Photo
鬼白寫手一枚 。
主>青黃/利艾/鬼白
雜>瓶邪/佐鳴/冰漾
狗崽/酒茨/博晴

心情好就更文。
  1. UAPP
  2. 微博
  3. Pixiv
  4. 私信
  5. 归档
  6. RSS

A to Z_26題


※非連貫,5~6個英文字母為一組。


(1) Always 總是


在他還很小的時候,便失去了自己的父母。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沒什麼親戚敢帶他,就算有也僅只是在短暫期限內而已。


他們並沒有義務要照顧一個非親生的孩子,他自己心裡也明白,因此他選擇沉默不語。


他第一次見到白澤時,對方雙手插在口袋中,表情看上去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他便主觀的認為這次大概也是住不久了。


耳邊聽著大人們叨叨絮絮地談論著,他低頭望向地面,神情未有一絲波瀾。


「好啊,讓他來我家住。」


正是這麼一句話,使得鬼燈抬起頭來,便看見白澤帶著彎月的笑容朝他綻放開來。...

大學篇Day 19


起因是一件,極其無聊的小事。


剛好兩個人都喜歡相同的東西,而巧合的是,當她們不約而同伸出手時,只剩下最後一個娃娃孤零零地躺在架子上。


白澤原以為問看看店員有沒有庫存便能解決問題,怎麼曉得女孩倆偏執的只要這最後一個,然後毫無意外的吵架了,而且是彼此不說話的那種。


即便回到家,兩人之間的互動依舊為零,明明平時做什麼事都是一起的。吃晚飯時,看著身旁坐著的黑髮女孩,再望向對面鬼燈身側的白髮女孩,莫名感到些許的不習慣。


好不容易折騰到了睡覺時間,卻又有了新的問題。以往鬼燈跟白澤睡,而小孩子自然是睡一起的,然而看著一旁緊抓自己衣袖的女孩遲遲不肯踏出步伐,他...

01.


「白澤大人?」


「…嗯,怎麼了?」


「想請您幫忙核對一下藥草的數量。」


「好啊,小事一樁。」


總感覺有些不對勁,自從白澤至現世回來後,經常要喊好幾遍對方才有所回應。然而他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詢問,以致於白澤困惑地望向自己時,他只能心虛的移開視線。


02.


「…嘶!」


幼小潔白的身影在床鋪上翻滾,仔細看的話一邊耳朵下垂著,而那纖細的前肢時不時往臉上蹭去,看似相當焦躁的樣子。


叩叩。


一陣敲門聲令床上的白色物體瞬間警戒起來,就連才剛推門而入的桃太郎也不禁嚇了一跳。


只因為那道視線本能地讓他害怕起來。


03.


不曉得...

01.


猛地睜開了雙眼,約莫幾秒鐘的時間,他才將視線移向自己的懷中。孩童看上去睡的極為沉穩,平日面無表情的臉龐此刻倒是柔軟了不少。


他輕輕將被褥裹緊兩人,閉上雙眼,接著沉沉睡去。


02.


一連幾個夜晚下來,完全沒有任何異狀,他幾乎都要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直到一陣窸窣聲響起。


他摸了摸身側的位置——空的,便立刻起身悄悄地走出房間。


只見孩童相當熟練地來回走動,時而搗鼓著藥櫃中的藥材。這是白澤頭一次親眼所見何謂『夢遊』,都說小孩子容易有這般症狀,看來倒是不假。


不能叫醒對方,他又擔心會發生意外,只好在一旁緊盯著毫無意識的孩子。


幸而持續時間不長,察覺到...

01.


「您這些天以來的運氣似乎不怎麼好,特別是遇上中姑娘的時候。」


老實說他也覺得奇怪。


近來只要碰上小中,就猶如被蠱惑般,對方說一便是一,他絕不敢有二聲。這也致使每次光鮮亮麗的出門,卻換來一身狼狽。


愈想便愈是覺得不對勁。他皺起眉頭,神情難得認真。


「莫不是您被下咒了吧?」


隨著桃太郎一句無心的話語,倒是令白澤一個激靈,看上去貌似想通了些什麼。


02.


好不容易從小中那裡拿走了用來詛咒他人的道具,他瞪著手上的稻草人有些忿忿不平。


「說什麼原來我還沒傻到不清楚自己被詛咒了……」


「但是白澤大人,您是在聽完我的意見後才有所聯想的吧?」...

1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