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鬼白寫手
初戀青黃/同居利艾/結婚鬼白
瓶邪/佐鳴/冰漾/酒茨

心情好就更文
  1. UAPP
  2. 微博
  3. Pixiv
  4. 私信
  5. 归档
  6. RSS

連綿不絕的雨,淅瀝嘩啦地敲打在樹葉上頭,雨水順著屋簷流下,在地面上匯聚成一個個的小水漥。


這場雨來的不是時候。


原本打算帶女孩們去野餐的,畢竟已經答應女孩們許久。好不容易有空閒之餘,卻在幾天前開始下起驟雨,這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


「野餐!」「郊遊!」


「不行,下雨會淋濕。妳們忘了上回感冒的事了?」


「答應的!」「壞蛋!」


「喂!」


沒等白澤抓住孩子們,她們在發洩完不滿後便迅速跑回房間關上門,當然不至於甩門,因為鬼燈會生氣。


「我說惡鬼!你好歹也管一下你...

有連/結失效的,或是圖片看不清,不補。
想要文可以私/我/郵/箱,特定某篇或全部文章都可以,切記不要拿去做壞/事就好( ´▽` )ノ

下個月額度用完啦~

01.

西方與東方的文化向來是有所區別的,鬼燈有時也會拜訪西洋地獄參考一些有價值的資訊。

倒是沒想過會巧遇上與莉莉絲聊得正開心的白澤。

他皺起眉頭本想路過,在聽清他們的對話後反而停下腳步一同觀看了起來。

02.

用來詛咒他人之物有許多種類,不起眼的小小東西,有時反而是最兇猛的咒。

就像愈是有著美麗鮮豔的外表,往往愈是藏著巨大的惡意。

當然,這僅適用在多數情況下。

03.

與詛咒截然不同的便是祝福了。

俄羅斯娃娃,相當著名的人偶。既可以給與祝福,也能給人們帶來不幸。

「不幸?在我身上肯定發揮不了作用吧,畢竟,我可是能帶來福運的瑞獸。」

「您未免有些狂...

記得最初,他是他所撿回來的。只是路過並且看了一眼,就那麼一眼,鬼使神差的把那作為獻/祭的孩子帶了回來。

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勁,這孩子看著一般,但總覺得又不像是個普通孩子。

「請不要靠近我。」

「為什麼?」

「靠近我您會受到汙/穢的。」

「怎麼可能?不信你看!」

說罷,也不管對方一副抗拒的模樣,直接將那孩子強硬抱住。通常孩子的體溫定是令人溫暖的,然而眼前這副身軀卻是有些異常冰冷。

「都說了!請不要這樣!」

「有什麼關係嘛~你看我這不是沒事嗎?」

「…您可不要到時候後悔。」

那時他並不明白,直到後來一些端倪逐漸顯露而出,他才曉得當初這句話的意涵。

生活好似就這般安定了下來,只...

文字版被河/蟹了,有點生/氣。只好發/圖了。

「…這什麼東西?」

「吃的。」「糖果。」

「我當然知道是糖果。我是說,為什麼要特地拿來給我?是不是惡鬼叫妳們來的?妳們有什麼目的?」

「不吃。」「壞蛋。」

「壞蛋就壞蛋。」

「那我們。」「不回去。」

「別妨礙我做生意啊。」

「白澤大人,您就收下吧,一根糖果而已。」

「難說,鬼知道裡頭是不是滲了瀉藥什麼的?」

「白澤大人,您的被害妄想症太嚴重了。」

眼看白澤還是不願意收下,桃太郎便向女孩倆要了一根糖。

「挺甜的,白澤大人不嘗嘗嗎?」

「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啊,白澤大人。您看我吃了都沒事,您就收下吧?」

儘管白澤還是有點懷疑,但是見桃太郎整塊糖果下肚依舊沒事,...

1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