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鬼白寫手
初戀青黃/同居利艾/結婚鬼白
瓶邪/佐鳴/冰漾/酒茨

心情好就更文
  1. UAPP
  2. 微博
  3. Pixiv
  4. 私信
  5. 归档
  6. RSS

01.


「好無聊啊。」


「白澤大人,您若是沒事做,出門送貨也行。」


「哪有下屬指使上司的道理?」


「那麼您就不要抱怨了。」


對於白澤的言行習以為常的他,絲毫不在意的繼續手頭邊的工作。


白澤趴在桌上看著空蕩蕩的店面,再看向桃太郎忙碌的身影,眼睛眨了幾下,突然變得精神起來。


「我改變心意了!桃太郎君我這就出門送貨啦,再見。」


「路上小心,請不要太晚回來。」


「知道啦。」


02.


話是這麼說,然而白澤哪可能放過偷懶的機會,出門送貨不過是偷溜出來的藉口。


貨還是要送的,不過只是他回去的時間會耽擱比較久一點。


其中一份是給鬼燈的,他思量了一會,決定最後再去閻羅殿,而在那之前……


他當然是要去花街好好享受一番。


03.


「您好久沒來了呢,白澤大人。」


「我這不就來了嗎?小妲己。」


左擁右抱的感覺相當美好,他喝著酒,很快頭腦輕飄飄起來。


「您喝醉了嗎?」


「唔…我、還能喝……」


只是沒過多久,他便眼前一黑昏睡了過去。


04.


他醒來時,身上為數不多的錢財已經被人搜刮走。


他坐起身來,有些擔心回去要怎麼跟桃太郎交代清楚,不過很快地他便沒了這份心思去思量。


「白澤大人,我是來送客的,下次還請多帶一些錢再過來玩。」


離開了店裡,白澤走在街上,身形還有些搖搖晃晃的。


他走到巷子內蹲下身試圖清醒點,耳邊卻聽見一絲細微的哭泣聲。


「嗯?」


05.


「閻魔大王,這是最後一批公文了,請您仔細審閱。」


「我知道了,鬼燈君你若有要事先去忙吧。」


「那麼我四處巡邏看看,先告辭了。」


離開閻羅殿後,鬼燈從衣袖中拿出一個長相形似白澤獸化型態的娃娃,看上去若有所思。


而娃娃像是有靈性般,眼珠子轉呀轉的,直盯著鬼燈看。


06.


鬼燈是在辦公到一半時,發現這個娃娃的。


一開始他只有看到一道白影在四處亂竄,原先他是不打算理會的,直到他聽見娃娃發出相當熟稔的聲音,他才停下動作一探究竟。


然後他手中便多了個娃娃。


不能篤定是白澤所為,但說不準也有某種程度的關聯,他垂下眼簾,決定巡邏完後去一趟桃源鄉。


07.


他盯著手上長得與鬼燈小時候分毫不差的娃娃疑惑起來,他捏了捏自己的臉頰,確定不是在作夢,眼前的娃娃真的在哭。


哭的一顫一顫地,看上去有些可憐。


「喂,你怎麼了?」


然而娃娃依舊哭個不停,完全不搭理自己。


其實放著不管好像也沒什麼關係,但是一看見娃娃的外型,總覺得無法就這樣丟下它。


「我會幫你的,不要哭了好嗎?」


這回娃娃總算停止了哭泣,抬起頭來望著白澤。


08.


一路走來,雖說並非刻意時常注意娃娃的動向,然而娃娃的外貌似乎逐漸在改變,變得愈來愈接近人形的白澤。


他停下走動的腳步,用力捏緊娃娃,娃娃卻露出痛苦的神情並且掙扎起來。


腦海中一閃而過白澤的面容,他蹙眉放鬆了力道,娃娃揪起的臉龐這才舒展開來。


「鬼燈大人,您怎麼來了?在路上沒碰見白澤大人嗎?」


「請問這話怎麼說?」


09.


說是要幫忙,但他也不知道從何下手。


想起自己的目的是出來送貨的,他轉念一想,決定先往閻羅殿走一遭再說。


「白澤君,來這有什麼事嗎?」


「這個…那傢伙不在嗎?」


「你說鬼燈君?他出去巡邏了,你可以在路上轉轉,或許會遇到也說不定。」


「我明白了,多謝大王。」


離開閻羅殿後,心中莫名有點失落。他拿出那個娃娃一看,突然發現娃娃的外型似乎不太一樣,好像長大了些。


「是錯覺嗎?」


一路悠轉著,只是這地方如此之大,要找一個人卻是極不容易。


走著走著,他倒是走往了桃源鄉的路上。


10.


「這娃娃…是怎麼回事?」


愈是接近桃源鄉,娃娃已經長得跟現在的鬼燈差不多樣貌,而且表情也顯得更加開心。


因為只顧著觀察娃娃,倒是沒注意到對面走來的人,一下子就撞了上去。


「唔…好疼!」


等他抬起頭來,便發現站在眼前的人是他找尋了快整天的鬼燈。


都還尚未有任何動作,鬼燈的指尖已經先一步對準他的額頭戳了過來。


「哇啊!我的眼睛!!」


他痛的隨即捂住額際蹲下身來,鬼燈不知為何也一同動作並且湊近了自己。


「很痛嗎?」


「廢話!你要不要試試讓我戳一下你的眼睛?!」


他仰起頭怒視著鬼燈,頓時發現鬼燈身上迷你版的自己,與他手上同樣大小的鬼燈,已經自行動了起來牽住彼此笑瞇瞇的。


他與鬼燈對視了一眼,再度看向兩人之間的娃娃,卻不再是彼此的模樣,而是穿著成對中國服飾的一男一女。


「這不是金童玉女嗎?」


他有些詫異的驚呼出聲,再看向鬼燈時,意識到兩人之間靠的極為相近,心跳莫名奇妙就漏了一拍。


——奇怪?他怎麼好像突然間,心跳加速了起來?


END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