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鬼白寫手
初戀青黃/同居利艾/結婚鬼白
瓶邪/佐鳴/冰漾/酒茨

心情好就更文
  1. UAPP
  2. 微博
  3. Pixiv
  4. 私信
  5. 归档
  6. RSS

01.

一般而言,會先注意到的,莫過於人的五官。

你能很輕易地從面龐獲取一些資訊,就好比人的情緒。

即使藏得再深,偶爾也會不經意流露出來。

02.

「今天怎麼愁眉苦臉的?嗯?妳平時戴的那條髮簪呢?」

「沒想到白澤大人注意的這般仔細。」

「對於妳這樣溫柔美麗的女性,想不特別關注都難。」

「多謝白澤大人關心。不瞞您說,那條髮簪不曉得被放去哪裡了,怎麼也找不著。因此才有些鬱鬱寡歡。」

「這妳倒不用擔心,很快便會找到了。」

「白澤大人這話是?」

「我看妳面有福相。妳所煩惱的問題無須半刻即能迎刃而解。」

果不其然,後來那條髮簪找到了。聽說是被妹妹不小心弄壞,本意是拿去修理再放回原位,權當無事發生。

不過,大抵是良心不安,那小她幾歲的妹妹還另外買了姐姐喜愛的糕點做為賠禮。

03.

既然第一眼所見是人的五官,那麼第二眼會注意到的,必定為人的雙眼。

都說眼睛是靈魂之窗,人的視線、眼神有時也會表現出不為人所知的訊息。

04.

「唉呀!」

「妳沒事吧?這位漂亮姑娘。」

「不要緊。謝謝您,白澤大人。」

興許是怕妹子再次摔跤,白澤相當好心的拉住對方。

「那個…白澤大人,請問我臉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您怎麼一直盯著看?」

「沒事沒事。妳最近應該睡不太好吧?」

「欸?您是怎麼知道的?」

「妳跟我來,我開幾個助眠的方子給妳。」

幾天後,那姑娘氣色看上去明顯好了許多,跟白澤道謝的同時也一併提問了是怎麼看出自己有失眠問題的。

「因為眼睛。妳的眼睛佈滿著血絲,通常原因有幾種,我猜測妳應該是屬於睡不好的那種。」

05.

接著是嘴巴。

形形色色,色色形形。

就像人生而獨特,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個體,也就僅僅是極其相似罷了。

而脣色以及其光澤,往往也會洩漏出一點蛛絲馬跡。

06.

「白澤大人,近來某些藥材的用量是不是比往常多了點?」

「沒事,補充下就好了。話說回來…」

「怎麼了嗎?白澤大人。」

「桃太郎君,你老實說,上回放你假是去吃了什麼好料的?嘴巴紅成這樣。」

「呃?!白澤大人…我……」

聽聞白澤的說詞,桃太郎下意識便捂住了嘴巴,一臉慌張。

「行了行了,你私生活我管不著。降火用的藥草哪些你知道吧?自己抓去。」

「是。多謝白澤大人。」

07.

人的面部五官、雙眼、嘴巴,最後是手部。

時而冰冷,時而濕熱。

不管從哪一方面去探查,或多或少都會得到片段的信息。

有人裝作視而不見,也有人好意提醒,更甚者有的人他……

08.

「您難道就沒事做嗎?」

「目前是沒有。」

「所以,跟在我身後是用來打發時間?」

「是,也不是。」

「您如果有越矩的行為,可別怪我失禮了。」

「那我倒是很期待怎麼個失禮法了。」

「……」

其實也不算閒來無事,就是聽說某人好像又不顧自己身體了,真是個工作狂。

所以,他只是想確認下對方的狀況,僅此而已。

09.

「啊!」

大抵是過於沉浸在思想中,因此沒注意到門檻。等他回過神來,整個人已經開始往前傾倒。

「您在發什麼呆?」

溫熱的懷抱穩穩接著自己,鬼燈卻是因為後座力抱緊他一同跌坐在了地板上頭。

周遭的獄卒們熙熙攘攘的似乎有些驚慌,白澤本想辯解什麼的,卻在碰觸到鬼燈冰冷的手心而皺緊眉頭。

「身體好歹顧好啊你!不要以為當了鬼就能為所欲為!」

後來白澤氣沖沖拉著鬼燈走了,而那天鬼燈落下的工作份量便由其他獄卒們接手分攤。

10.

「快吃!」

「您對待病人都親自照顧的?」

「也就只有你這麼大牌!」

「我聽說您這些天調戲了不少姑娘?」

「那才不是調戲好嗎?是職業病!職、業、病!」

「還有一種不知您曉不曉得?」

「怎麼可能有我不知道的事物?」

「心相。」

「人心難測,哪可能輕易看得出來?」

「您要試試嗎?」

「該不會是可以讀出我在想什麼吧?」

「那便只是單純的讀心術了。」

「嗯哼。那你試吧。」

然後,幾秒鐘過去了。鬼燈的視線依舊在他身上,卻是任何動作都沒有。

「你——」

「好了。」

「啊?光用看的就行?」

「是。」

「那你看出什麼了?」

「您命中缺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我,您命裡缺我。」

接著,不意外見到白澤臉色紅了起來,卻是怒斥著自己盡是胡說八道。

END

评论(8)
热度(96)
  1. 。暗冰Tsu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