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鬼白寫手
初戀青黃/同居利艾/結婚鬼白
瓶邪/佐鳴/冰漾/酒茨

心情好就更文
  1. UAPP
  2. 微博
  3. Pixiv
  4. 私信
  5. 归档
  6. RSS

※ABO設定

※生子?

※坑?

 

二、


熱。


好熱。


熱到全身都在發燙。


想要些什麼來填滿自己的身軀,無奈只能弓起身子趴伏在床上,兩腿間的隆起不住的磨蹭起床單,卻只是徒增空虛。


他喜歡女孩子,眾人皆知。可他是Omega,卻是不爭的事實。也因此他討厭鬼燈,討厭身為Alpha的鬼燈。


總是能從他身上聞到獨屬於他的氣味,禁不住想要更加靠近,如同上癮般令人欲罷不能。


為什麼偏偏是鬼燈呢?


明明又不是只有鬼燈一個Alpha,他卻只有在鬼燈面前容易失去理智,變得身心都不像自己了。所以他故意,故意與鬼燈處處不對盤,好掩飾那不斷叫囂的來自體內深處的渴求。


***


白澤一直都掩飾得很好,從未有人懷疑過他是個Omega,大概也沒人會猜的到。但是每回一對上鬼燈處變不驚的眼眸時,他又忍不住心虛的移開視線。他怕,再繼續對視下去,他可能會直接撲了上去。


***


抑制劑是有的,但對於白澤來說用不用其實並無太大區別。神獸,本就是一種獸類,既然是獸,那又何嘗未有發情期?再加上Omega體質所帶來的影響,更是乘上加乘。


每一次的發情期都會比前一次更加難熬。記得第一次發情時,他還能清醒地保持神智,現在則是連維持自身人形的型態都有困難,就連行動也只得扶著牆壁才能勉強支撐身體。


喘息聲不斷。


單單的摩擦床單已不能緩解排山倒海來的情潮,終於忍不住將手鑽入褲縫撫上脹疼的性器。


「唔!」


最初的撫慰確實帶來一絲快感,然而始終都無法順利射出。他不禁咬緊牙關,手卻未曾停下動作。


為什麼…


射不出來?


意識漸趨縹緲,腦中卻頓時閃現鬼燈的面容。他突然驚覺到單單只是想起鬼燈而已,自己的身體便不可遏止的興奮起來。


「哈啊—」


「鬼…燈……」


閉上眼,即使不用太努力回想,也能清晰地描繪出鬼燈的輪廓,就好像他真的存在於他眼前那般的真實。


「鬼、燈…」


『白豬先生。』


「啊、啊恩——」


太可怕了,不過是假想的存在,卻在聽見那幻想之人用著低沉嗓音呼喚他的名之時,逕自達到高潮射出。


他已經深陷在鬼燈的枷鎖中難以逃脫。


***


黑壓壓一片,滿室的草藥味相互混雜在空氣中交織形成一股淡淡的清香,聞起來煞是舒服。


他不疾不徐的在店裡頭來回打量,所有東西都收拾得整整齊齊。除了落在平時白澤做的椅凳上頭的白大褂之外,其他並沒有什麼太大異常。


他走過去將之拾起,上頭依稀還殘留著餘溫,那表示白澤可能才剛離開不久或是還在這間屋子裏。


一絲甜膩忽然竄進鼻間,那是與空氣中的清香截然不同、帶著誘人的甜美香氣。


雖然並不明顯,但他還是發現味道是源自於手中的白大褂。


一個猜想在心中漸漸成形,如果,假如真是這樣的話…


為了證實他的臆測,他邁開步伐往白澤寢室走去。草藥味漸漸淡去,迎面而來的是令人心醉神迷的香甜。


「嘖!好香。」


香到他都有些恍然。


來到寢室前,剛伸出手要敲門時,卻意外聽見裡面的那人喊著他的名諱,夾帶幼貓般的嗚咽以及媚人的呻吟不斷傳入耳裡。接著一聲高亢後,一切又歸於平靜,只剩下細碎的幾聲喘息間斷。


香氣又更濃郁了。


Tbc——

评论(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