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鬼白寫手
初戀青黃/同居利艾/結婚鬼白
瓶邪/佐鳴/冰漾/酒茨

心情好就更文
  1. UAPP
  2. 微博
  3. Pixiv
  4. 私信
  5. 归档
  6. RSS

祝各位新年快樂。


大學篇

Someday


「…澤…白澤…」


恍恍惚惚間似乎聽見鬼燈的呼喚,雖然想回應,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像是力氣被抽走般的全身動彈不得。


很熱,整個人彷彿沉浸在火海中,身體熱得令人難以忍受。意識朦朧中感覺到有人將手放在了他的額頭上,冰冰涼涼的把熱度給驅散開來,似乎不再那麼難受。


是鬼燈吧。帶著這樣的念頭,不知何時他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


「嗯…」


累,醒來時只有這個字眼在腦海中浮現。


四肢猶如被灌鉛般地沉重僵硬,他半睜著眼呆怔了好一會才發覺自己正趴在鬼燈身上。兩人共覆一條毛毯,但他自己身上又被另一條毛毯裹的嚴實。


「醒了?」


被如此詢問的同時,鬼燈環抱著他坐起身來,並且調整舒適的角度讓自己靠在對方身上。


「鬼燈?」


一開口便發覺聲音低沉沙啞,口乾舌燥的喉嚨像被灼燒似地刺痛著,他不禁皺起眉頭。


「你發燒,跟學校請假了。」


「你怎麼——咳咳…」


想發問卻被陣陣的咳嗽聲阻撓,他只好作罷。但鬼燈卻像是心有靈犀般的回答了他本想問出口的問題,還不忘替他輕拍著背部。


「你覺得我會放一個病人在家裡不管嗎?所以我也請假了。」


「我又不是——咳、咳咳…小孩子…」


耳邊貌似傳來了鬼燈很輕很輕的笑聲,他不滿的整張臉揪在一塊。


「先把這杯喝下去。」


生悶氣還不到一會,眼前鬼燈便遞來一杯茶杯。儘管不想予以理會,他還是配合著張嘴小口小口的喝了進去。喝不到幾口便察覺異樣,他停下動作有些驚訝。


「還要嗎?」


他搖搖頭接著露出困惑的眼神。


「這不是水…」


「趁你昏睡期間出門買的,多補充些電解質比較好。」


「喔,謝啦……對了!Leaf那邊的打工——?!」


他話都尚未說完,鬼燈驀地就吻了上來,原本暈呼呼的腦袋變得更加昏眩,口腔內的熱度一點一點的竄升,相互交疊的脣瓣不斷溢出聲聲媚音,在呼吸困難到幾乎要窒息的剎那才終於被放開來。


「唔呼…」


「生病就好好休養,不要想其它事。」


「什麼爛方法…」


「這樣最快,我是不介意再來一次。」


「我是病人!」見鬼燈作勢要來真的,他忍不住發出小小的抗議。


「病人就該要有病人的樣子。」


「那我餓了…咳、咳咳…」


***


吃過鬼燈煮的稀飯並且吃過藥後,他窩在鬼燈懷裡盯著電視有些昏昏欲睡。


「想睡?」


鬼燈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他輕聲回應接著埋怨地轉頭看向鬼燈。


「別把我當孩子哄。」


「那就不要在我走開的時候露出寂寞的眼神。」


「…我哪有…別胡說…」


他愣了一下,語氣卻相當不堅定。然而隨著下一秒鬼燈的起身,下意識地他便脫口而出:「你要去哪裡?!」


鬼燈沒有回應,只是挑眉望著他。倒是白澤自己亂了陣腳,說話變得結巴,臉頰上透出的彤紅似乎更為顯明。


「我不是…總,總之…當、當我沒說…」他低下頭來,不禁感到非常懊惱。


「那我走了。」


沒料想過鬼燈的反應會這麼直接,他氣惱的起身卻意外撞進鬼燈懷裡,他忍不住瞪大雙眼。


「大騙子、討厭鬼、臭鬼燈——咳咳、咳咳咳…」


「別這麼大聲,很傷喉嚨。」


「還不是你害的。」他覷了一眼鬼燈,表情甚是不悅。


「走吧。」


「要去哪啊?」


「回房間。不是想睡?」說完鬼燈便直接將白澤抱了起來往房間走去。


「那你呢?」經鬼燈這麼一說,他確實有些睏意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病的關係,問出口的話語反倒帶有些許撒嬌的意味。


「怎麼,想要我『陪睡』嗎?」


「…話是你在說,可不是我說的。」


見白澤耳根子有些泛紅,再加上拐彎抹角的說法,鬼燈的表情看上去隱隱約約帶著笑意。


「你是不是又變重了?」


「怎麼可能?!我很輕的好不好!」


「不,抱起來的感覺變了。我猜大概多了兩三公斤。」


「不、可、能!我自己的體重你怎麼可能比我還要清楚?再說了——」


然而之後過了幾天當白澤測完體重的結果就如同鬼燈所說的一樣時,他不禁目瞪口呆的同時卻也納悶怎麼鬼燈比他還要清楚自己的體重。而他帶著這樣的疑惑問了鬼燈所得到的回答則是——「抱習慣了多少感覺得出來」。


END

评论(3)
热度(31)